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可以与 >正文

春之畅想

时间2019-07-15 来源:丰神迥别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初春的第一场雨,是在无人知晓的深夜悄悄而来的。

乍暖还寒,夜长昼短。天边的一抹曙光,无意间映红了朝霞,在那霞光辉映的远方,连绵起伏的群山,还是睡衣浓浓的朦胧轮廓,恰如功底深厚的丹青大家,三两笔勾勒出来的恢弘画卷。

朦胧,总是给人一种臆想。

几颗稀疏的星星,还寂寥的挂在天际,它们的使命即将完成,一片无奈挂在脸上。

一如以往,我悄悄起床,拉开厚厚的窗帘,看到院子里湿漉的。窗角,那棵感觉永远长不大的圆锥形柏树,树尖上缀满了大小一致的雨珠。

是下雨了!一阵莫名其妙的欣喜,一种久违的感觉,瞬间充斥着我睡眼惺忪的大脑。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这两句经典的古诗,也从记忆深处涌现出来。

春雨贵似油,春梦浓如许。

这春雨,犹如一位文静羞涩的少女,身着轻纱,迎着朝露,在袅袅婷婷中,犹抱琵琶,真的是千呼万唤始出来。不知道是易安用残酒在声声慢中唤来的雨打芭蕉,还是唐玄宗为杨玉环量身定做的霓裳羽衣舞曲。

这春雨,该不会是仙女的化身吧?很小的时候,我就在想,现在也总在想。

梦里常怀醒时情,醒时还在梦里游。

星星眨巴着调皮的眼睛,在嘲笑梦中人,梦中人在想着,在那遥远的星星之上,是不是人人向往的天庭。

天庭,肯定有繁华的天街,特别是在光灿烂的日子。天街之上,一定是有春雨滋润的,不然怎么就“天街小雨润如酥”了。或许是,自从七仙女私自下凡,展露纯洁而妖娆的身姿,嬉戏人间瑶池,私会憨厚朴实的牛郎,顽皮捣蛋之中,无意违反了天条,惹恼了她们的玉帝老爸,下旨看守南天门的天将,务必加强守卫,不让尔等轻易下凡。

于是,古怪灵的女儿们,白天就没有机会,就在夜深人静的夜晚,守门的天将瞌睡麻痹时分,相互邀约,化成春雨,衣袂飘飘,直赴人间。

也许,她们是羡慕人间的男耕女织,男欢女

不错,人间不仅仅有日月,还有俊秀的山川河流,还有心仪情郎。

千万年的青山,默默无闻,轮转四季,集日月之灵气,采天地之华,孕育出晶莹剔透的一滴水。滴水成河,涓涓成海,一滴又一滴,汇成了一股清澈的小溪。

小溪潺潺,费尽千难万险,拨开残雪,从冰川深处,采一瓣腊梅,闻着春仙女芬芳的诱人气息,从层层叠叠蜿蜒缠绵的群山深处走出来,顾不上欣赏沿途的景色,不仅仅是只缘身在此山中,而是为了急匆匆的赴约。

它的心,系在瑶池上,系在仙女灿若桃花的笑靥里。

在瑶池上面高高的悬崖上,小溪隐藏在灌木丛中,偷窥到了沐浴的仙女,秀色可餐,瞬时春情萌动。它口含梅瓣,毫不犹豫的跃入池中,那一瞬间,心里想,即便粉身碎骨,也要投向心仪女孩的怀抱。 眼睛上翻,嘴唇发紫,是不是癫痫病?

这就是凡人叹为观止的瀑布,这是闲来无事的人墨客天马行空杜撰的美好传说。

天,还是那么深邃无涯,地,还是那么广袤无垠。只有四季,在无意间轮转,只有人类,在生生不息中繁衍,只有春情,在纯洁无瑕中缠绵。

只有七仙女化成的春雨,如约而至。

怀春的小雨,虽然步履匆匆,但天地间的路途遥遥,真的就佳期如梦。在瑶池畔的通幽小径深处,依山傍水炊烟袅袅的古屋院子里,那些经年的桃花梨花早已等不及了,在暮色苍茫中展露嫩蕊。

它们许还记得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”,眷恋着昔日的芳容,当以往的辉煌化为春泥,很知恩的回馈给养育自己的大地母亲,只是残落的花瓣,还在思念着上京赶考的才子,即便残冬的寒气犹存,依然痴心不改。

才子远去,小雨多情,温柔的抚慰着花蕊。

小雨和花蕊,它们曾经青梅竹马,绕床嬉戏中,它们曾经海誓山盟,轻言不离不弃。地老天荒,只有它们的童年,一直不老,它们的故事,一直在诗意中。

“良人去兮天之涯,园树伤心兮三见花”。一片情殇,如此历经了无数个三载。

缘已尽,情未了,让花成泥伴树到老。

春燕啼鸣,唤醒宿梦,身在窗前,心还在梦里。先前那位大手笔丹青高手的画卷,曾经朦胧的群山,渐渐清晰。远山近景,俊秀的山川,是春雨心绘制的杰作。

满眼不堪三月喜,举头已觉千山绿。

◆ 春花,春韵

秋月的柔情,余韵还在,春花的幽香,已幽幽弥漫。

台上有一盆山茶花,在寒冬时节,就含苞了。一个个圆润嫩绿的花苞,大小不一,参差错落,挂满绿叶间。它们知道春天会来的,一点也不着急,静静等待着小燕子捎来春的消息。

静静的等待着绽放。

孩子问我,这花还不到春天,为什么就有花苞了。我说,未雨绸缪,它们是做好迎春的准备呢。

冬日午后,暖暖的光里,泡一杯绿茶,独自躺在台上的躺椅上,读几首关于春的诗词,然后掩上书本,闭上眼睛,静心屏息,就能听到遥远的天空,小燕子整齐排列,煽动翅膀低声啼鸣的声音。

春定是拽着小燕子的衣袖,尾随而来。

果然,在残冬里的一个凌晨,洁白的霜花,还铺满院子边上的草坪,几只小燕子冒着寒风就回来了,歇在台上方,疲惫的身心还没有恢复,就满心欢喜的告诉山茶,说春天要来了。

山茶说知道了,知道了。

哪里治癫痫好

在不知觉间,一个个花苞的顶端,露出了鲜嫩的粉红色,像刚出生的婴儿那粉嘟嘟的小脸,招人喜

佳期如梦,梦回午夜。

春雨先行到达,毫不吝惜的为花蕊洒上甘霖,山茶鲜红的花朵羞答答的开。一抹光,照射在花身上,折射出晶莹剔透缀满花朵的雨珠。

雨珠里,映出不远处赏心悦目的群山。

“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”,山茶花固然妖娆,却是小家碧玉,大手笔的春花,还在百花齐放的群山间。

极目远方,那缕曙光,渐渐明朗,一洁白如棉的雾霭,柔柔缠绕在山腰上,像一个温柔的少女,身着洁白的长裙,依偎在心仪的情郎胸前。

他们身边,草长莺飞,无数山花竞相绽放。

丛林深处,山涧两旁,悬崖之上,抢尽风头的是大树杜鹃,不知道它们在深山之中,生息繁衍了多少年。它们弯弯曲曲的苍老树干上,从根到梢,从主干到枝桠,覆满了厚厚的苔藓,一些斧头兰之类的衍生植物,很惬意的寄生在它们身上。

大度的杜鹃,接纳着与之亲近的万物。

每一丛杜鹃的枝头,那些向四面八方伸出去的细细枝桠上,缀满了一火红的花朵,远远看去,像熊熊燃烧的火焰。火焰下一片片细小的树叶,默默无闻。

绿叶的风采,有谁记得?

台前幕后,一出戏轰轰烈烈的开演,人们看到的,只是出将入相。戏如人生,那些叱咤风云的英雄,是植根于芸芸众生,真的是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。

支撑起耀眼杜鹃的,不就是这些被人们忽视的绿叶吗?

野生的山茶花,间杂在杜鹃之间。杜鹃和山茶,虽然生活在一个“村子”里,一样璀璨夺目,但它们不是亲戚,杜鹃的亲戚是映山红。

映山红和杜鹃,是同一科类,不同之处,杜鹃是开在老气横秋的树枝桠上面的,映山红大多匍匐在地,沿山势伸开。杜鹃花硕大,映山红细碎。相同是花的颜色,一样娇艳欲滴。

书上说杜鹃和映山红是亲姐妹。

山花,像极了人类,也有若干个民族。在杜鹃、映山红、山茶身边,一些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野花,形状各异,色彩多样,在五彩缤纷中竞相展示自己。

花开一季,它们珍惜展示自我的机会。

桃花红,梨花白,红白相间。这两姐妹,最先开的花,是一直忠实的伴着人类的花。它们不生长在深山,而是在村子里的房前屋后,在庭院深处。

由此上溯,自从人类的始祖搬出洞,定居田园乡村,就一路紧紧跟随。由此延伸,只要人类还存在,它们会永远相伴。

桃花盛开的地方,是陶渊明意境中的世外桃源,是一<癫痫病是确定遗传病吗/u>情的伊甸园,是人们期冀中的圣地,也难说就是九寨沟,亦或是香格里拉。

高天上的流云知道,人们的心底知道。

多少人苦苦寻觅,其实,这世外桃源,在各自的心底,在桃花的余韵中。梨花的老高祖,在南方叫檀梨花,细碎的檀梨花,经过了人为的嫁接,才成了梨花。

桃花梨花依旧,林妹妹已远。只有代表情的这对姐妹花,还在演绎着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情故事。这故事,时而委婉缠绵,伤感悲情,时而轻快明朗,韵味悠长。

遍布河流山川的春花,各自在陈述着不同的故事。

是初春的第一场雨,催开了春花,春花璀璨,布满群山,山岚水秀,编织了春韵。

春韵是春花大手笔填写的词赋,其深邃的意境,尽在不言中,在情人的情怀里。

◆踏春,寻春

春韵悠悠,绵绵长长。只有那个古老与现代间杂的小山城,静静的躺在岁月中。

岁月不断积淀,春花谢了又开。

明清时代繁华一时的古老街道,如今像一处被人遗忘的角落,老气横秋的躺在小城一隅。那条狭窄的青石板街道两边,长满蒿草、斑驳陆离的商铺,和坐在屋檐下晒太的老人们,在回忆着当年青春年少的情景。只有忙忙碌碌在破旧屋檐下筑巢的小燕子,找点时间,点空闲,整齐的站在瓦角上,唧唧喳喳和亲人朋友叙述着久别的真情。

它们身边,几株不知名的小野花,从屋顶的瓦沟里顽强生长出来,报告着春天的喜信。

晒太的老人们,那些厚重但不烂漫的情故事已经尘封,只留下他们絮絮叨叨的追忆,他们身前身后满街乱串的孙子孙女的还未萌芽,只留下顽皮捣蛋。只有那些追赶时髦的少男少女,在青涩的恋中追逐着春梦,幻想着他们美好的明天,只有那些释放身心的中年男女,在不远处的民族广场上载歌载舞,自得其乐。

民族广场两边,人为的种上了很多杂乱无章的花卉,在人工雨露下无可奈何的绽放,清晨和傍晚,在现代健身舞撼动人心弦的曲子里摇头,在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中徘徊。

春不来它们得开,春来了更要开。它们远离了四季,远离了老祖宗,是温室里孕育出来的不肖子孙。但它们还没有忘记花前辈们嘱咐的话语,它们的老家,在山上。

它们在想,什么时候,能够远离红尘的喧嚣,能够回归故里。一天天一年年,就像人的乡愁,与日俱增,只有一份回归的执念,在坚守。

如此望穿秋水,望断天涯。

大山就是花的故乡。故乡情,总癫痫治疗费用是不分季节,不管岁月,牵挂在游子心底。游子就是离开了大山的花儿,它们在人为的修饰下,早已脱离了山的朴实、纯洁,摆出做作的各种姿势,变得妩媚妖冶。

寻春最好处,是田园和大自然,是春三月的无限春光里,是春花的故乡,是情人的眉梢上。

三月,草长莺飞,呼朋唤友,我们去踏青。

群山环绕,围出山坳间的一块小盆地,无数条小溪相互邀约,来到盆地上观光,就形成了一条河流。河流从群山深处蜿蜒而来,穿越一条条峡谷,再向远方走去。

山里的想走出来,山外的想走进去,在纠结和向往中,它们是不知道,小盆地之上,就是红尘。

远离红尘,远离人为的花红柳绿,远离车水马龙,沿着山间小道,我们去寻春。即将踏上旅程之时,红尘告诉我,要走进深山,必须拽着春的衣袂。

春风早就轻柔的抚着我的脸。

走出封闭了一冬的家门,我踏上人生的小道。小道两边,很多自然生长不知名的野花,经过霜花的洗礼,竞相绽放。野花在人的眼眸里,人在野花中。

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。记得老人说过,一棵草一滴露水珠,天生万物,自有其生存和发展的法则,这就是物竞天择。那些小花小草,它们来来往往,自然有其道理。

人在路上,路在延伸。

小山城不远,有一座山,形如农户家中石雕的磨盘,叫磨盘山,山势绵延,山峰耸立,这是传说中的国家森林公园,公园内,植被茂密,峡谷幽深,雄奇险秀。丛林深处,奇花异草,古木参天,飞瀑倾泻。飞禽走兽,乐此不彼,游弋其间。

走进大山的怀抱,感悟大自然的魅力。

曲径通幽,茂密的丛林间,铺满厚厚的落叶,踩在上面,感觉轻飘飘的。脚下传来的沙沙声,和着耳畔的虫鸣鸟啼,仿佛一曲古老与现代交替的天籁。

身着华丽服饰的箐鸡,成群结队,像模特走台一样在丛林的草地上表演,树上调皮活波的小松鼠,树下乖巧可的小野兔,在不断的喝彩。

几只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飞来的小蜜蜂,来不及欣赏远山近水,观看春色宜人,非常敬业的在野花丛间忙忙碌碌。“身无彩凤双飞翼”,几只花蝴蝶,思春的幽怨未消,径自嘲笑身边的小蜜蜂,忙碌一生,就不知道休闲,真的是劳苦命。

物竞天择,世间万物,沐浴在春天里,春情勃发。

登高远眺,蓝天白云之下,一览众山小。心情,像群山一样豁达,幽远。收回视野,山野的花,随欲点缀,像自由自在飞翔在天空的小鸟。

山里的春光,山外的景色,装在情人的心中。

让春捎去飞鸿,告诉曾经远别了的青春,让春带来灿烂的春花,点缀在情感的原野上。

上一篇

下一篇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